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賞金獵手 > 第十二章 飛煙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袁忘收了魚竿,回頭爬上礁石,在海內看熱鬧。打架很激烈,但大家都很紳士,從不對倒地的人補刀。倒地的人也從不躺在地上攻擊別人。

  群架能看出很多套路,有力量耐揍型的,有陰險撩檔型的,有技巧搏擊型的,有戰術抱團型的。要說最牛還是五壯漢的力量耐揍型,妹子打他兩拳,他還能笑笑,回頭一拳把妹子打趴下。

  戰火焚燒,似乎群毆變成了一個節目。不少人退避戰場,更多人被迫或者主動卷入戰場。比如短發小帥哥趙霧。他原本觀望退離,發現沒有任何戰斗力的寧舞被撞倒后連連尖叫,立刻去攙扶。然后開始了他的戰斗。

  趙霧拳頭有力,但不是非常有力。身體耐揍,又不是那么耐揍。吸引袁忘注意的是趙霧的閃躲和百變的下盤。在人群中帶著寧舞瀟灑而過。不過這是混戰,閃過這一拳,避不過那一腿。于是他被卷了進去,最慘的是,趙霧根本不知道誰是友軍,誰是敵軍。

  每次先和人對眼,對一眼互相看看,然后再決定打不打。

  袁忘在旁邊的看的興起,順手拿起礁石縫中的人類垃圾:一面破鐵臉盆。站立在礁石上一手拿石頭,一手砸臉盆為大家助陣:“有錢的捧個錢場,沒錢的……”

  袁忘立刻吸引了大家注意,大家停手看袁忘,一時間氣氛很尷尬。不過袁忘在十幾米的海中礁石上,這奔跑過去需要不少時間。

  袁忘也很尷尬,自己沒想做主角的,小心敲了下臉盆:“打?”

  于是繼續開打,不過戰斗也接近尾聲,畢竟人的耐力是有限的。袁忘很乖的將臉盆放回石頭縫,背對大家開始釣魚。禍水東引的事可以干,但是不能引到自己頭上。

  沙灘上的人開始慢動作,他們口中吶喊,看向袁忘那邊。一條美人魚潛水接近袁忘。美人頭出水,慢慢的爬上礁石。大家心中暗暗叫好,就等妹子一腳把袁忘踹下去。

  妹子慢慢的從袁忘身后出水,站穩,準備伸腿時。袁忘突然回頭,妹子伸腿要踹。袁忘下意識的雙手一撐石頭,打出了趟地剪刀腳。

  所謂趟地剪刀腳是右腳從右朝左的掃蕩腿,左腳是從左到右的襲擊頭部的擺腿。

  一剪出去袁忘就知道糟糕,在尖銳不平又堅硬的石頭上用剪刀腳,說不準會死人。袁忘雙手一松,雙腳收力,沒有掃動姑娘的單腿下盤。

  再看妹子的一踹落空,加上袁忘的干擾,現場表演了一個一字馬,一雙大長腿橫跨在兩塊礁石上。

  礁石不是地板,上面有各種貝類的殼,相當鋒利。妹子雙手恰巧在兩塊礁石形成的凹形上方,無處支撐,只能保持一字馬。雙方對眼數秒,袁忘伸手拉住妹子的手把妹子牽了起來。妹子戴的是皮質皮卡丘全包面具,不知道表情怎樣,只見她一聲不吭跳下海水,一步步的走上沙灘。

  趙霧在岸上看的清楚,心中驚疑:這家伙是不是只會殺人的招?奇怪,查了他的底細,當警員時候一只蚊子都沒打死過。

  趙霧不知道的是,袁忘并沒有因為救美女而高興,反而情緒有些低落。很明顯這次群架大家只是玩個熱鬧,通過切磋認識他人,或者讓他人認識自己。

  自己趟地剪刀腳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 ……

  因為這次群架,晚餐時大家一改下午小團隊活動,互相拜訪自我介紹。一些人拿下了面具和新認識的朋友們把酒言歡。

  袁忘仍舊很孤獨,他已經習慣了孤獨。一個人拿了自助餐的食物坐在角落細嚼慢咽。

  一位美女拿了餐盤坐在袁忘的對面:“你吃東西很特別。”

  袁忘看美女,三十不到的樣子,沒有面具。很漂亮……好吧,無法肯定,因為美女化妝了。但是身材不錯,手指很長,很漂亮。

  袁忘在面具中習慣微笑:“我不是王老五。”

  美女:“我知道,認識一下,我叫柳飛煙。”

  袁忘回答:“我叫不抽煙。”

  柳飛煙笑:“哈哈,不喜歡女生?”

  袁忘回答:“我真的不是王老五,我發誓。”

  柳飛煙有些奇怪:“你是不是覺得每個人接近你都是有目的的。”

  袁忘回答:“或者是有原因。”

  柳飛煙想了一會:“那我還是說目的:我想邀請你和我一起加入獵豹。”

  袁忘道:“你長話短說了,我更喜歡說來話長。”

  柳飛煙:“我欠獵豹一個很大的人情,如今獵豹落難,我想幫助劉文。”

  袁忘問:“為什么是我?”

  柳飛煙回答:“因為我拉不到別人。”

  哈哈!也許是實話,但是很傷人你知道嗎?

  今天新人不少,除袁忘外新人們都很活躍。諸如挺出風頭的趙霧正在和一對兄妹一邊密聊。

  弱不經風的寧舞是好多團體注意的對象。因為她弱不經風卻來參加大會,很可能是技術人才。寧舞口風沒那么緊,很快就被大家套出了底細。一流駭客絕對是各小組,團隊爭奪的目標。

  獵人小組擁有一名頂級駭客,能讓實力出現質的飛躍。一些獵人多少懂一些數據入侵手段,但是專業級別的駭客能創造出他們想象不到的奇跡。寧舞就是奇跡,她是今天自助晚餐的明星。

  相對技術人員,小組對非技術人員的要求是比較高的。柳飛煙這么直接坐下來拉袁忘入伙是一件很唐突的事。袁忘詢問:“是我哪一點打動了你?”

  柳飛煙:“面具,面具很有型。”

  袁忘:“我能看下你手相嗎?”

  柳飛煙疑問,還是將右手伸出去。袁忘看了一會,應該沒有泡過海水。袁忘懷疑柳飛煙就是想偷襲自己的妹子,找機會報仇。即使不是偷襲自己的妹子,也可能是偷襲自己妹子的同伙。

  袁忘極難信任一個人,在臥底時他得到本杰明的信任,讓他在出賣本杰明的時候,良心遭到來自自己的譴責。信任對袁忘來說是一件越來越昂貴的奢侈品。

  趙霧在和兄妹單獨會談,見柳飛煙主動接近袁忘心中著急。他有心拉袁忘入伙,原本以為只有自己知道一些袁忘的底細,不會有他人去接觸袁忘。

  柳飛煙道:“保底月薪三萬元。但我保留炒掉你的權利。要求只有一個:不許向他人說明你加入獵豹的動機和原因。”柳飛煙看出和袁忘討論信任是不可能的事,于是她轉而討論利益。

  袁忘討價還價:“底薪三萬,稅后。分成部分我獨得。”

  柳飛煙一口答應:“我喜歡口氣大的人,就這么定了,別讓我失望。走吧,我們去見見我們老板。”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