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大唐妖怪圖鑒 > 第八十二章 這名字好眼熟啊

第八十二章 這名字好眼熟啊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剩下的事情就很簡單了。

  舞馬將兩個人打算成親的事情告訴了劉有勝阿娘。

  阿娘聽了消息,臉上很快泛起了紅光。

  其實,舞馬一直明白阿娘的心思。她嘴上說不能耽擱阿雪,心里頭最希望的還是兒子能把阿雪娶回來。

  想一想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劉有勝當了二十多年的憨子。劉有勝阿娘便是當了二十多年憨子媽。雖說,劉家莊的人憨厚純良的居多,不至于欺負她們家,但背地里,總難免叨叨幾句。

  比如,小的時候會講:“那家有勝是不是缺一根弦兒啊。”“可能是憨的,別讓有勝媽聽見了。”

  再長大一點,就有人說:“憨子媽為啥不再生一個。”“好像是生不出來了,別讓憨子媽聽見啊。”

  等有勝成人了,便有人替她娘發愁:“有勝可咋辦呀,媳婦兒難找啊。”“有勝她娘,我在別莊相中一個啞巴姑娘,人可懂事了,和憨子正配。”“我在西莊看見一個好姑娘,人可善了,就是腿有點瘸,人也有點不大精明……”

  劉有勝阿娘嘴上不說什么,心里可憋著一股勁兒——我們家有勝好著呢,四肢健全,健健康康的,就是人老實點,憑什么不能找一個好姑娘。

  等有勝爹走了,家里沒個依靠,就更沒人給有勝做媒了。

  眼瞅著阿娘也病了老了,扶不動了,有勝要打一輩子光棍了。沒想到,時來運轉,天上掉下來一個水靈靈的仙女兒來,還偏偏就看中了她家的憨勝兒。

  劉家莊這些漢子,老的小的都算上,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么俊的姑娘,更別說娶回家。

  劉有勝阿娘彎了一輩子的腰,臨到該走了,終于能挺起來了。

  ……

  舞馬跟阿娘說完成親的事,阿娘的身子當天就好起來了。隔天,就從床上爬了起來,忙前忙后給宇文劍雪做好吃的。

  這讓宇文劍雪略微有種上當的感覺,但說出去的話總歸收不回來了。

  隔天下午,有勝阿娘就跑到莊子里串門,告訴大家有勝要和阿雪成親了。

  莊子里的人們聽見了,都覺得好像是神話故事一樣——仙女下凡了,看中了撿衣服的傻小子。有幾個光棍漢的娘跑到劉有勝家里,專門來問宇文劍雪:“阿雪啊,他娘說的是不是真的啊。”

  “嗯。”

  “唉!”

  “這么好的姑娘……”

  幾個娘嘆著氣就散去了。

  ……

  劉燕芝聽到這個消息,據說在家里大哭了一場。后來,她紅著眼來找宇文劍雪,叫了聲阿雪姐姐,又說了些討好的話,繞彎著說了老半天,最后竟然說道:

  “阿雪姐姐,等你嫁給有勝哥了,能不能幫我說句好話……你跟有勝哥說,我做小的也可以啊。”

  宇文劍雪聽得目瞪口呆。感情自己為了救她,跳進火坑里,她還要眼巴巴地跳進來。這不是氣死人么。

  “燕芝,你跟我開玩笑呢罷。”

  “我喜歡有勝哥,我非他不嫁。”

  “他有什么好的!”宇文劍雪恨鐵不成鋼地說道:“你是不是被他下了蠱啊。”

  “阿雪姐,你就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……現今咱們村里,誰不知道有勝哥是最有能耐的,最是男子漢的……他雖然斷了條胳膊,那可是為了咱們莊子除虎才斷掉的……這幾年,別的漢子都躲在村子里面……只有他一個人一直想辦法出莊子、殺惡虎……他身上全是傷啊……”

  “善游者溺,善騎者墮,你就不怕他哪一天在介山里面出什么事?”

  “阿雪姐,你怕么。”

  “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“做寡婦啊……有勝哥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阿雪姐姐不就成了寡婦么。你要是害怕,就讓我來,我愿意嫁給他,哪怕他明天就被惡虎叼走了,我也樂意。”

  宇文劍雪呆呆看著眼前的小姑娘,心里面充滿了不解。

  “阿雪姐,你是見過世面的人。不像我,從小就生在山莊里,如果沒有有勝哥,我一輩子就只能在老人家的故事里,聽那些英雄好漢的故事。”

  劉燕芝道:“我不甘心……我要么不嫁人,要嫁就嫁有勝哥這樣的大英雄……做小的,我也高興,也樂意……前兩天,有勝哥和我說話的時候,我娘說我做夢都能笑出聲哩……我夢見他說什么,我都能樂的合不攏嘴。我從來不知道,有勝哥還這么會開玩笑呢。

  你就幫我和有勝哥說說罷……”

  “你自己怎么不說。”

  “有勝哥說了,他這輩子只能娶一個媳婦兒。”

  ……

  關于劉燕芝的請求,到最后,宇文劍雪不算答應,也沒有拒絕。她實在是一個心軟的人,小姑娘眼睛一紅,她的嘴就硬不起來了。只能說等她成親以后再說吧。

  這事兒其實也很好解決,只要把神旨過了,兩個人出了幻境,一切就都結束了。

  宇文劍雪只是有些不忿,憑什么舞馬都長成這副丑模樣了,又斷了一條胳膊,還會有漂亮姑娘上桿子非要嫁給他。

  莊子里懂陰陽的老人看了日子,很快給兩人定下了成親的時間。就在三日之后。

  這是惡虎封山一來,劉家莊的第一場喜事。

  人們都在想著,能不能借著這股喜氣、喜勁兒,沖一沖盤旋在山莊上空,久久不散的陰霾。

  更何況,劉有勝要娶的,可是一個地上沒有,天上少見的仙女一般的姑娘。自從這姑娘住進劉有勝家里,全村的光棍漢都眼饞啊。

  劉有勝阿娘過去是結了不少善緣的,哪戶人家娶媳婦兒、聘閨女,都少不得她幫忙縫被子,做衣裳,張羅喜氣,莊子里的人都念著她的好。

  為了劉有勝的親事,全莊的人都動員起來了。東家一頭豬,西家一只羊,有的包下了大灶,有的做新衣裳、縫被子,布置新房。

  聘禮呢,劉有勝阿娘早就準備好了。可豐厚啦。

  可惜的是,阿雪和家人失散了。眼下,惡虎還在外面,見不上她家里人,聘禮也送不出去了。

  不過,沒關系。讓阿雪先收下,就放在有勝家的庫房里面。

  等惡虎走了以后,莊子里的老人們會把阿雪的阿耶、阿娘請過來,把聘禮隆重地交在他們手上。

  “有勝哥哥,惡虎會走的吧?”有個小孩兒這樣問舞馬。

  “會的,很快了。”

  劉家莊的所有人,都這樣堅信著。

  堅信這場注定成為劉家莊歷史上最熱鬧的婚事,會給劉家莊的人帶來好運。

  ……

  到了大喜的日子,毫無疑問,全村的人都來了。

  一大早,人們就開始布置院子,院子里放了滿滿的桌子,大紅紗,大紅綢。

  雖然阿雪沒有娘家,但最熱鬧的婚事,怎么能沒有娶人的環節呢。

  莊子里的姑娘們前一天晚上,就把阿雪接到了有勝鄰家里,布置了一處干凈喜慶的閨房。等到婚事當天早晨,劉有勝是要帶著莊子里的漢子們,沖進“娘家房”里搶新娘的。

  姑娘們琢磨了一晚上,想好九九八十一道難題,等著劉有勝和他那幫歪瓜裂棗的朋友們呢。

  天還沒亮的時候,姑娘們就來到了阿雪的閨房。

  劉燕芝把娘親給她買的,原本是給她嫁人時準備的脂粉帶過來了,給阿雪畫了美美的妝。

  這一畫可就不得了了。所有的姑娘都看呆啦。

  “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人吶,比仙女還要好看一百倍。”

  “別胡說,阿雪姐姐本來就是仙女。”

  “好想看看莊子里那幫光棍漢,今天看見阿雪會是啥表情呢。”

  “阿雪帶著紅蓋頭,他們才看不著哩。”

  劉燕芝悄悄跟宇文劍雪說:“阿雪姐姐,你是仙女,你當大,我當小,我一點都不委屈的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就在姑娘們吵吵鬧鬧、嬉嬉笑笑的時候,有勝阿娘忽然走進來,拉著宇文劍雪的手,說道:

  “阿雪,你先跟我出來一下。”

  出了門,舞馬就在外面站著。

  有勝阿娘滿面紅光,帶著兩人來到了后院那間暗房門口。

  總算來了。宇文劍雪看著眼前這扇再普通不過的木門,心里面真是有些感慨。為了打開這扇門,她可犧牲太多了。

  有勝阿娘似乎有些激動,看著木門久久不言,半晌才從懷里顫顫巍巍摸出一把鑰匙,捅進門上的銅鎖里。說來也奇怪,便是這么不起眼的一把小銅鎖,舞馬和宇文劍雪兩個試過很多回,蠻力也好,偷來鑰匙也好,怎般也打不開。舞馬甚至嘗試著把門卸掉,也沒成。

  有勝阿娘抓著鑰匙輕輕一轉,銅鎖便散開一道淡淡白光。

  阿娘推開木門,忽地,從門里面竄出一股暖風來。

  被這風拂過,宇文劍雪只覺得渾身暖洋洋的蠻舒服。再看舞馬,卻是望著暖風離去的方向,眉頭緊鎖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宇文劍雪附在他耳邊悄聲問道。

  “不知道,”舞馬說道:“有點不太好的預感。”

  “那股風?”

  “咱們這次神旨卡在一個地方太久了……這很不正常,按理來說神旨肯定會想辦法推動劇情的。就算咱們不主動出擊,神旨也應該做點什么……這股風有點奇怪……我懷疑,很快有大事發生了。”

  “你不是說,生門就在這道木門里面嗎。”

  舞馬不再答話,望著木門沉思起來。

  阿娘卻好似沒有注意到兩個人偷偷耳語一般,雙手合十在門前禱告一番,終于緩緩推開了門。

  走進里面,卻是黑黑的一片,有勝阿娘點燃幾根蠟燭,屋子里便亮堂起來。

  只見屋子不大,靠北墻擺著一尊佛像。佛像前面是一排案幾,案幾上面立著一道道牌位,上面寫的全是人名,都是姓劉的——原來這是一個祠堂。

  舞馬方進門就定住不動了,宇文劍雪分明覺得他的身子震了一下。緊接著,舞馬便走到了一處牌位前,愣神地盯著。

  宇文劍雪看那牌位,上面寫著“劉伯欽”三個字。

  她小聲問道:“這個……有問題?”

  “這名字,好眼熟啊。”舞馬說道。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感謝銷魂的柒三柒四萬幣打賞。又是一位老書友了。不二大道時候,是書評區的活躍道友來著。

  感謝披甲門的披甲龍龜的角色打賞(宇文劍雪的)。

  各位追更的道友,有時間往后翻一頁,給喜歡的角色點個贊吧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