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帶著軍需來大明 > 第八百七十章 局勢突變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范玉海還是很有大局觀的,在發現形勢不妙之時,沒有多余的廢話,也沒有多余的想法,有的只是明哲保身。

  西哈巴終于看到雇傭軍的援軍出現,不由是喜出望外,這可是一次可以重創雇傭軍的機會,他是連忙就要下令自己的騎兵退回來,來一個座山觀虎斗。

  命令未下呢,突然間就發現范玉海的騎兵正向后狂退,想要離開戰場。西哈巴哪里肯依,如果今天都不能拿下這個大敵的話,那以后想要尋找這樣的機會只會更加的困難。

  “向敵左右兩翼各派一萬騎兵,無論如何,不能讓他們逃了,其它人隨我一起沖鋒。”西哈巴終于做好了全軍沖鋒的決定。在他眼中,雇傭軍和托婭的威脅都遠遠不如范玉海來的更為猛烈一些。

  西哈巴大軍全軍出動,剛退下來的騎兵又一次沖向到戰場之上,與托婭和雇傭軍一起向前直攻,追著范玉海大軍的步伐是好一陣的猛追猛打。

  三方聯手,大軍盡出,原本還占著一些優勢的范玉海大軍當下壓力大增。兵力不及人,士氣不及人之下,戰場的控制權很快易手,由最開始的有計劃撤退,變成了現在真的敗退。

  “頂住,頂住。”范玉海眼看形勢突變,面對著三方大軍的壓來,情知在打下去,將是必敗無疑,這便不得不一邊大喊著妄圖穩住陣腳,一邊叫來了張猛和劉奪兩位將軍,商量著突圍之事。

  “不行了,戰場于我方十分的不利,軍心動搖,在打下去將是必敗無疑。趁著他們還沒有殺到面前,我們只有突圍了。”叫來了兩名將軍之后,范玉海即說出了自己的決定。

  “好,我們突圍出去。”盡管心中不愿意,但此是已經沒有給他們選擇的權力。好在一直就有這樣的準備,范玉海最早跟在身邊的五千騎兵做為后備軍一直未動,現在終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。

  早有準備之下,五千騎兵在張猛和劉奪兩位將軍的帶領之下,又一次展開了逃亡的腳步。

  曾幾何時,范玉海就憑著這些人成功的從雇傭軍眼皮子底下溜走,以至于兩小國被滅,三小國聯盟被打敗的時候,他依然可以毫發無傷。但很可惜,這一次他們面對的是必要至他們于死地的草原騎兵,想走又哪里那么容易。

  大家都是騎兵,速度上的優勢沒有了。盡管這五千人十分的精銳,無論是武器裝備還是兵員素質都要強于普通的騎兵,可是面對著殺紅了眼,一心想要報仇的托婭、面對著領命而來的呂卓師長、面對著想要解決了大患的西哈巴大軍,他們僅僅是沖出了不到一里地,就又被纏上,并且身后的騎兵還有愈來愈多之勢。

  “將軍且走,這里交給我了。”關鍵的時候張猛主動站了出來,帶著三千騎兵負責斷后,死死的擋住了身后的蒙古追兵。

  “保重呀。劉奪,我們走!”只是說了這么一句沒有營養的話,范玉海是轉身就走。在他眼中,別人的生死從來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活下來而已。

  張猛留了下來,用他的身軀擋住了沖來的三路大軍,以血肉之軀筑起了一個長城,死戰不退分毫。給沖來的三方大軍制造了層層的障礙,也氣得托婭一個勁發狂的大喊,可依然是無跡于事。

  新兵師盡管訓練很刻苦,但多數士兵的戰斗經驗缺乏,面對著張猛及其精銳,自是使不上太多的力氣。而這一幕正被跟在他們身后趕來的西哈巴看了一個正著。

  都說雇傭軍如此的強大,能征善戰,裝備精良,尤其是他們的統帥忠膽公,更是深暗兵法之道,難求一敗。可當真的看到了之后,西哈巴的心完全放了下來。

  別的他不知道,至少眼前這一支雇傭軍的戰力就很是普通,和自己心中的估算戰力還有著很大的差距。“嘿嘿,如此這就是雇傭軍的實力,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嗎?來人,馬上收攏戰場上俘兵,我們要壯大自己。”

  “啊!將軍,我們不追了嗎?”一名跟在身邊的千夫長一臉不解的問著。

  “追個屁,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,還是壯在自己更重要一些。”西哈巴搖了搖頭,范玉海逃跑他已經是鞭長莫及了,即如此倒不如認清現實,先強大自身再說。

  命令下達,西哈巴的大軍率先停止了追擊,開始向著戰場上范玉海留下的蒙古騎兵圍攏而去。面前的壓力驟減之下,張猛終于完成了任務,給范玉海的離開創造了足夠的時間。只是苦戰的他身邊已經沒有多少的士兵,當那日松和呂卓兩人聯手向他發起攻擊之后,數次對拼下,胸前被鋒利的馬刀劃過,露出了里面的白骨。

  張猛重傷,趁熱打鐵的那日松與呂卓又是接連的發起了攻擊,讓他左右兩臂再添新傷,便是連馬刀都沒有力氣拿起的時候,托婭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
  就是這個張猛,平日里以保護父親的安全為由,暗地里卻行監視之事,托婭早就恨透了此人。即是追不到范玉海了,那就拿此人開刀好了,閃亮的馬刀高高舉起,狠狠落下,張猛死,鮮血濺在了托婭郡主的臉上,帶著溫熱,也帶著她的淚水。

  張猛戰死,范玉海部的抵抗馬上陷入到了無序之中,除了一半的騎兵見機不好逃走之外,其余留下的多被西哈巴部包圍,被迫投降。而此刻的西哈巴已經不滿足于這些普通的俘虜,他將目標放在了托婭郡主的身上。

  蘇德能成為了漠北蒙古部落的可汗,并受人尊敬,少有人造反,最大的原因便是他的身上流有著黃金家族的血脈,才得到了大家的承認。西哈巴想要統領這些蒙古部落,那只有兩條路可走。

  一是殺的那些部落膽寒,以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逼得他們不得不降。只是如此一來,漠北蒙古部落必須會元氣大傷,一旦有其它的大勢力染指的話,怕是難擋外敵。

  第二條路相對就要平和許多了,只需要娶了托婭,以后讓他們的孩子成為可汗,如此一來就等于同樣的擁有了這血脈之力,就自然而然的擁有著強大的號召之力了。

  即可以抱得美人歸,又可以獲得崇高的權力,西哈巴怎么能不動心。又逢大局以定,現在正是抓到托婭的最好時機,所以他的大軍就包圍了過來,呂卓因為與他們湊得太近,很不巧也被包圍在了其中。

  “哈哈,托婭妹妹,現在大局以定,殺害可汗的兇手被我帶軍打的是跑的跑,死的死,你的大仇也算是得報了。想來你一個女孩子這一陣子也非常的辛苦吧,不如就到我的帳中短暫的休息一下如何。”西哈巴不斷的向臉上帖著金,恬不知恥的說著。

  西哈巴那點小心思托婭如何看不出來呢。要說原本對這個幼時的伙伴還有一絲好印像的話,在剛才一戰中也消磨不見了。他竟然任由自己與范玉海血拼,不僅不幫忙,反而還行退軍之舉,若非是雇傭軍出現的及時,怕是她所帶來的騎兵應該被殺了個七七八八吧,那個時候,對方還會這般客氣的和自己說話嗎?

  “多謝西哈巴將軍的好意,只是我父汗的血仇并未完全得報,范玉海還在逃亡之中,我還要帶著大軍追上去,且等以后有了機會在來感謝將軍吧。”托婭扔下了這句話之后,便準備轉身離開。

  “等等。”眼見托婭竟然拒絕了自己,這分明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,西哈巴終于露出了本來的面目,“托婭妹妹,追人的事情我馬上可派人去辦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消息的,現在還請你到我的帳中一歇好了。來人呀,請郡主移步。”

  “誰敢?”軟得不行要來硬的了,不等那些騎兵有所動作,那日松一聲高喊之下來到了托婭的身邊橫刀而立。

  這一戰之下,雖然實力有所損傷,但尚還有六千多騎兵,足以殺出一條血路沖出去了。

  “哦?托婭妹妹一定要拒絕我的好意嗎?難道你就不知道,現在是由誰說了算?當真以為憑著你們這些騎兵就可以沖出本將軍的包圍圈,還是認為這些人都愿意為你們賣命?”西哈巴以著一種譏諷的口氣說著,目光隨即落在了那些跟隨托婭而來的騎兵身上。“我不管你們之前都做了什么,可是現在,我要娶郡主為妻,只要你們不攔著,就不會有人對付你們。想一想吧,你們不過就是一些普通的士兵而已,犯得著為一個落魄之人付出自己的生命嗎?蘇德可汗已死,們的忠心又有誰可以看得到?”

  西哈巴的確有些本事,深知人心的重要性,此時此刻突然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,局勢變發生了突變,那些被托婭和那日松帶來的騎兵們,一個個神色變星復雜多變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